翻页   夜间
二月天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二十四 直刺软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https://www.2yt.info最快更新!无广告!

  ……

  帐内气氛骤变,双方一言不合,立马让温度降至冰点,除了帐中的篝火堆燃烧木料发出的阵响,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

  慕容部的人虽然占据绝对的优势,但不知为何,当他们见到那长须神秘男人手持偃月寒刀散发的逼人气势时,竟是不敢再有其他动作。

  以慕容德他们久经沙场的经验可以判断,那个神秘铜面人绝对是一个高手,自己帐内多人联手可能也挡不住他的刀锋。

  慕容德甚至可以判断,只要自己稍有异动,怕是冲到帐口喊人的话还未出口,就会成为那柄偃月刀下的亡魂。

  现在,他们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听元獒建议,先把诸葛稚这两人身上的兵刃卸了呢。

  就在双方僵持约莫有数息功夫,诸葛稚和慕容敛同时出声:“退下,休得无礼……”

  这才让气氛有些缓和。

  “呼……”

  慕容德和慕容克此时如释重负,齐齐轻吐一口浊气,刚才那一瞬间,他们仿佛在生死之间走了一圈,那铜面人给予自己的压力让自己的后背都开始溢出汗滴……

  铜面男人和慕容部其他人收刀退开后,诸葛稚主动欠身对慕容敛说道:“慕容旗主,

  我们就暂时将方才的那些不愉快忘却吧,还是把话题转向一些能让大家皆大欢喜的交谈上来,您看如何?”

  慕容敛淡淡一笑:“自然,不到万不得已,本旗主也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既然诸葛先生代表盟友与我慕容部交涉,想必也希望有一个让双方能互赢共利的局面,说吧,你想怎么划分魏国疆土?”

  诸葛稚道:“有慕容旗主这句话,在下这不安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为表诚意,雍州这边只要凉州、夏州两地,其余三州以及漠北各处尽归慕容部所有,你看这诚意足够了么?”

  “这种提议诸葛先生也真是敢说,本旗主不得不佩服你这份胆识和气魄……”慕容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其他先不说,光塞外这一块,与魏闵鏖战的都是我慕容部数十万勇士,为此还失去了不少幡内精锐,那么敢问诸葛先生,你又有什么理由提要夏州呢?”

  诸葛稚轻摇羽扇,毫不在意慕容敛语气中不可觉察的一丝怒意,风淡云轻的说道:“看样子,慕容旗主似乎对在下所释放的诚意感到不满足?那依您之见,该如何划分疆土呢?”

  慕容敛道:“如果诸葛先生所谓的诚意是巧取豪夺,那么本旗主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本旗主的要求很简单,四州之地尽归我蒙洛人所有,

  至于凉州嘛,念在雍州方面也算是出了些许之力,不如各占半壁江山,就以天水为界,共同拥有,你觉得本旗主这个提议如何呢?”

  诸葛稚摇摇头道:“就如同慕容旗主所言,凉州之地你们也未曾涉足,这样想要巧取豪夺,怕是有些不尽人情,你说呢?”

  慕容敛脸上笑容逐渐凝固,眼中一缕寒芒直射诸葛稚,而诸葛稚犹自淡定的回视着他,脸上依然挂着若隐若现的笑容。

  良久,慕容敛问道:“如果这样的话,那诸葛先生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必要谈下去么?”

  诸葛稚洒然一笑:“能不能谈下去,权凭慕容旗主决定,至少在下是很想一次性把双方摆在眼前的利益纠纷解决掉,这样也不枉来此与您碰面,

  不过现在看来,是在下一厢情愿了,一旦涉及利益问题,尤其是这种局面,怕是以后还要多多往来数趟才能把让你我双方达成一致。”

  “够了!”慕容德再次忍不住出声,指着诸葛稚大吼道,“魏闵是我们打败的,四州之地也是我们蒙洛人拿命换来的,你却怔怔有词的想要白拿?

  告诉你,天底下就没有这么容易的事!夏州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还有凉州,你们不给,我们就去把他打下来,你觉得金重关外几十万人是摆设么?”

  诸葛稚望向慕容德,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他一阵,旋即摇摇头说道:“这么说来,慕容部是想要破坏汉王与蒙洛人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了?

  如果这位将军觉得是,那你尽管砍下在下这颗头颅,然后,中原北地与塞外再无转圜可能,未来几十年,战火将会在边关之地永久燃烧,

  你真的愿意看到这一幕么?”

  慕容德眉头一皱,满脸狰狞的说道:“中原就是一群绵羊,也敢与狼群较量?绵羊再多终究只是野兽口中果腹的美餐,你这种话是威胁不了我蒙洛人的!”

  “是么?”诸葛稚微微一笑,“还记得去年冬季,玄武关外一场大战么?如果你口中所谓的狼群就那种水平,请恕在下直言,莫说是绵羊,就算是一群蝼蚁也能把狼的牙齿尽数拔光。”

  “你……”

  慕容德闻言,登时火冒三丈,诸葛稚口中的去年玄武关冬季大战,自然就是慕容宝、慕容冲带着慕容部族人伏击拓跋玉海的事,最后因为刘策卷入,几万慕容部牧民,如风卷残云般被虐的怀疑人生。

  这是慕容德和其他慕容部心中的痛,不少人对那次慕容宝的惨败沦为中原人阶下囚的事深感耻辱,很少在部落中提及。

  如今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斯文书生居然当众把这耻辱说出来,让慕容德他们如何能忍受?更何况帐内还有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元獒等羌人将领呢。

  果然,元獒听闻这个消息,狐疑的望向帐内慕容部将领,见他们脸上多有尴尬之色,不由对诸葛稚的话将信将疑。

  慕容部也吃过不少败仗,这场败仗有一群经验不足的子嗣率领也真算不得什么,而且死的又不是族内精锐,对慕容部实力损失也极其有限。

  但,外人听到这消息可不这么认为,由于慕容部在蒙洛草原上可谓臭名昭著,不少其他幡内的蒙洛人听到这个消息心情还是十分舒爽的。

  毕竟你这么牛气哄哄的慕容部居然被中原人打的全军覆没,看样子也不过如此嘛。

  当然,内种的缘由很多人都华丽丽的无视了,这一年来草原其他部落再见到慕容部的人,也不如以前那般尊敬,胆大的甚至挖苦讥讽,让慕容部上层贵族是丢尽了颜面。

  声望一旦跌落,再想建立起来就很难了,就如同现代社会在天朝一群没有道德信誉的巨婴砖家,一边把财产家人转移海外,一边在媒体上慷慨激昂的劝国人爱国继续恰烂钱的司马玩意儿有的一拼,一旦真相暴露,损失的是国家信用,虽然国家上层领导人或许什么都没做就莫名其妙的背上一口黑锅。

  慕容部目前就是这样一种微妙的状况,因为慕容宝这一场败仗,尤其被一直轻视的中原军队击败,直接导致他们的声望严重损失,很多人甚至认为慕容部也不过如此,不过就是仗着与拓跋氏关系才立足在蒙洛帝国。

  一年过去了,原本这件事也该揭过去了,不想这个诸葛稚却肆无忌惮的当众旧事重提,这简直就是啪啪打自己的脸么?

  诸葛稚直接无视慕容德,转而对慕容敛说道:“慕容旗主,与汉王开战,你想清楚后果,因为这是公然违背汉王与蒙洛帝国的协议,你先考虑下你们的圣皇知道这个结果后,会对慕容部采取什么措施?

  虽然在下未曾见过圣皇,但既然是君王,那就有一个共通点,身边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挑战帝王的权威,一旦慕容部与汉王正面撕破脸皮,

  慕容部不旦要考虑与汉王交锋的胜败因素,更要考虑来自你们圣皇的雷霆手段,当然了,如果你觉得你们圣皇对慕容部,对正蓝幡依旧十分信任,

  你大可现在就宣布代替圣皇与中原北地决裂,不知慕容旗主有没有这样的胆识做出这样的决定?”

  此话一出,整个帐中鸦雀无声,如果之前诸葛稚只是拿慕容宝的败绩挖苦一下大不了忍忍就过去了,可现在他言语直接切中了慕容部甚至整个正蓝幡的软肋,着实让人不得不仔细考虑下这个极有可能发生的结果。

  慕容敛闭目凝思一阵,忽地冷笑一声,对诸葛稚说道:“今日与诸葛先生相会,本旗主也是深感荣幸,您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

  不过关于疆土划定之事,你我双方还是再仔细斟酌一下,天色不早了,诸葛先生还是早日回去吧,来人,送贵客出营,不得刁难。”

  诸葛稚起身拱手:“慕容旗主,请你务必好好考虑下在下这番话,希望下次见面时,咱们能顺利的把这些琐事一并解决,告辞……”

  话毕,诸葛稚和那铜面男人在两名异族侍卫的带领下,缓缓步出帐外。

  等诸葛稚一离开,慕容敛摇着头苦笑道:“厉害啊,本旗主算是见识到了,不想刘策麾下有这么厉害的人物,要是他这样的人能为我慕容部效力,那该多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